扬搜
扬搜
广告
全棉时尚淘宝店

首页 财经 视频 图片 今日半价
百度热点 微博热点 天气预报 万年日历 扬搜精选

屏幕改变的命运:两百多所贫困县高中直播名校课程 88人考上清华北大
原创:程盟超
日期:2018-12-13

  原标题《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

  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的记者试着去了解这样一件事情:248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直播,与著名的成都七中同步上课。

  此举引入一些学校时,遇到过老师撕书抗议。有些老师自感被瞧不起,于是消极应对,上课很久才晃进来,甚至整周请假,让学生自己看屏幕。

  这是一块怎样的屏幕?


  这近乎是两条教育的平行线。

  一条线是:成都七中去年30多人被伯克利等国外名校录取,70多人考进了清华北大,一本率超九成,号称“中国最前列的高中”。

  另一条线是:中国贫困地区的248所高中,师生是周边大城市“挑剩的”,曾有学校考上一本的仅个位数。

  直播改变了这两条线。200多所学校,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一起上课、作业、考试。有的学校出了省状元,有的本科升学率涨了几倍、十几倍——即使网课在城市早已流行,还是令我惊讶。

  过去两年,我采访过广西山区的“零一本”县;我也采访过北大的农村学生;我自己在山东一所县中度过三年,和同学们每天6点起床,23点休息,学到失眠、头疼、腹泻,“TOP5、TOP10”仍是遥不可及的梦。

  我理所当然地怀疑,学校、家庭不同,在十几年间堆积起学生能力、见识、习惯的巨大差异,一根网线就能连接这一切?

  开设直播班的东方闻道网校负责人王红接说,16年来,7.2万名学生——他们称之为“远端”,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

  那种感觉就像,往井下打了光,丢下绳子,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才会拼命向上爬。

  1

  为了验证他的说法,11月,我到了直播的两端——成都七中和近千公里外国家级贫困县的云南禄劝第一中学。

  在车水马龙的成都武侯区,成都七中林荫校区安静伫立50多年了。它像一所小而美的大学,学生们在音乐课上选修钢琴、尤克里里;教学楼通透的玻璃幕墙里张贴的海报,是清华的竞赛、香港中文大学的入学资讯和一本独立音乐杂志的征稿启事。

  炫目的高考成绩只在不太起眼的苗圃边用几行小字展示着。午休时,学生会去露台上的咖啡座,在鸟鸣声中看书,聊会儿天。

  相比之下,仍在扩建的禄劝一中更有生机,或者说——闹哄哄的。学生们在课间跑着去室外的厕所;午晚饭时跑着去买面包,要么捧着冒热气的泡面;老师跑着在教学楼里上上下下,但要留心旁边初中刚被兼并的老教学楼。它的门太矮,会撞到头。

  禄劝一中把去年直播班里考上清北的两个学生的名字,用加大加粗的黄色字体印在了校门口的巨大红色招牌上。

  课堂里是另一副架势。成都七中的学生上课下课,总热衷讨论问题。他们被允许携带手机和平板电脑,用来接收教辅资料。当老师展示重要知识点,学生齐刷刷地用它们拍照。

  但在禄劝一中,有的学生会突然站起来,走到教室后面听课。不用问,我也知道他们太困了——有的女生即使站着,也忍不住打哈欠。

  也有人趴着睡觉。高一有很多盯着屏幕却不知所措的眼神。屏幕那端,热情洋溢的七中老师提出了问题,七中的学生七嘴八舌地回答。可这一端,只有鸦雀无声的寂静。

  禄劝一中的校长刘正德很坦诚:禄劝的中考控制线是385分,比昆明市区最差的学校还低大约100分,“能去昆明的都去了。”

  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在这个90%是山区、距离昆明只有几十公里的小城,十几年前,“送昆明”成了攀比之风。

  “恶性循环的开始。”我想。去年在广西,一个县考不上一个本科生,老师跟我哭诉“花钱都买不到生源”。

  “我没想到我这么差。”和禄劝一中高一的女生王艺涵聊了两个小时,她把这话重复了6遍。她是镇里中考的第一名,还曾是数学课代表。但这次期中考试,考成都七中的试卷,除了语文,其他科都没及格。

  她说现在的英语课,除了课前3分钟的英文歌,其他完全听不懂。她以为某篇课文还没讲,其实老师早讲完了。她花半小时做七中出的阅读题,查很多单词,密密麻麻地填在题目的缝隙里。然后对答案——全错了。

  据说高一上学期,不单禄劝,大部分直播班的学生完全跟不上七中进度。七中连续三节英语课让山区的学生一头雾水——一节讲英文报纸,一节是外教授课,一节听TED演讲,都是全英文。

  “觉得自己真没用啊。”王艺涵的同班同学刘承燕说。

  2

  我是周末随班主任家访时见到刘承燕的。从县城到她家,要走上一个多小时的蜿蜒山路。这还是距离县城较近的镇子——有些镇,要开4小时的车。

  她家是那种农村常见但城里人不太容易想象的样子:阳光和风从木头房顶里漏进来;家里到处是化肥袋子,有些积了厚厚的灰;屋旁边是猪圈,招来不少苍蝇。

  家里除了她,只有爷爷奶奶。坐在这间屋子里,我不确定询问刘家父母的职业是否礼貌。

  班主任先开了腔,“开班3个月,父母一次都没接触到。”

  刘承燕告诉我,父母在昆明打零工,把打火机从工厂运到市场,平时一两个月来次电话。

  她奶奶在旁边笑,“能考个大学就太好了。”

  好几位禄劝的老师跟我抱怨:大多学生父母在外务工,只会说“好好学”。有的孩子出了问题,班主任反复致电,家长就是不来;还有家长在电话里直说,孩子就不是学习的料。

  据说今年考上北大的那位学生,两岁留守,跟爷爷奶奶生活。直到大学快开学,班主任才第一次见到前来致谢的学生父母——开始还想埋怨父母不够关心孩子,后来一看,当爹的手指早就累成了残疾,伸不直;两口子在福建给人杀鱼,一个月赚5000元。

  落差确实存在。成都七中的大部分孩子来自优渥的中产家庭,家长要花很多时间为学生规划学习和课余生活,甚至帮他们争取和“诺奖”获得者对话的机会。

  一位学生休息时会去练拳击、游泳,保持好的形体。班里女生会自制插花、香皂送给老师,还在老师嗓子不适时机敏地递上润喉糖,“素质和情商都很高。”

  “优秀的孩子离不开优秀的家长。”她强调,自己的工作压力在于,“其他学校,师生‘尽力’就可以了,但在七中不行,要高效。”

  教师授课如果让学生觉得不满,可能一两个月就被家长投诉,然后遭到撤换。除了成绩,他们还要培养学生的逻辑和兴趣。

  我在成都七中随机听了几堂课,几乎都是公开课水准。语文老师讲“规则”主题的议论文,先播放重庆坠江公交的视频,然后让学生自行讨论、发言。谈及秋天的诗歌,旁征博引,列举了五六种秋天的意象。历史老师搜集大量课本上没有的史料分享给学生;政治课紧追热点,刚建好的港珠澳大桥已成了课堂练习的分析材料。

  今年的广西理科状元曾楷徽高中三年就是上直播班的。他说,很多学科都会一次性传来十几张试卷。试卷纯手工拟定,每个题考察很多要点,没有任何题型重复。高考应试时大有裨益。

  这在县中可能吗?我曾在北大遇到过一个农村娃,他说老师有时醉醺醺的,总爱让他们自习。在那个“零一本”县,很多学生都听得出,老师讲错了。有老师晚自习布置测试卷,直到高考,卷子没有讲评,连标准答案都不曾发。

  王红接刚把直播课引入一些学校时,遇到过老师撕书抗议。有些老师自感被瞧不起,于是消极应对,上课很久才晃进来,甚至整周请假,让学生自己看直播。

  远端的孩子透过屏幕,感受着这些差距。禄劝的很多学生至今没出过县城,听着七中学生的课堂发言“游览”了英国、美国,围观他们用自己闻所未闻的材料去分析政史地。

  一位山区的名列前茅的高三女生说:“没办法,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3

  一块屏幕带来了想象不到的震荡。禄劝一中的老师说,高一班里总充满哭声——小考完有人哭,大考完更多。有人在教室里抹泪,有人跑到办公室抽泣。不少学生一提考试就发抖。虽然早就预告了七中试题的高难度,但突然把同龄人间的差距撕开看,还是很残忍。

  禄劝的王艺涵听说成都七中平行班的成绩不理想。一问,人家平均“只有”103分;他们班,30分。“数学完全跟不上啊,绝望啦。”

  老师帮着重建心态,除了“灌鸡汤”,还安慰学生:只要熬过高一,就会突飞猛进。最近校园里流行的故事是,今年上北大那位,高一也考30多分,跑到办公室里哭。

  那学生的班主任告诉我,这是真的。

  恐怕在高一,禄劝一中没几个学生敢考虑北大。2006年,刘正德刚到禄劝一中当校长,学校当年计划招6个班,结果只凑齐4个。学校一年有20多个学生考上一本,很多家长把孩子送来,要求很简单——平安活着。

  我问王艺涵“理想”,她觉得没什么用——初中时立志考昆明,结果惨败。儿时好友大多在昆明市区,不联系了,她很失落。如今班里要写理想大学贴墙上,她就跟风填了浙大,虽然完全不觉得自己能考上。

  刘承燕倒是明确地痴迷数学,说自己理想职业是数学老师。这是镇初中的老师告诉的出路,除此之外,她无法想象擅长数学还能做什么。

  在成都七中,情况很不一样。七中被直播班的何启田也痴迷数学。他提前修习了高数,为这门艺术的流畅折服,想进一步深造。

  这里面有深思熟虑:他的父亲是工程师,何启田幼时总去他的办公室做作业,觉得环境枯燥无聊;母亲则是医生,曾险些遭遇伤医事件。他觉得这些工作“没意思”。

  成都和禄劝的老师都说,只知道“好好学习”不够。没有明确志向,为了学习而学习,很容易动力不足。但对于没成年的孩子,“立志”这码事,全依仗环境。

  我知道,农村的孩子不是没“志向”,只是更现实,和城里人挂在嘴边高大上的玩意儿不同。

  比如禄劝一中那名优秀的高三女孩,她父亲不在了,母亲在镇卫生院拿一份微薄薪水。她哥哥曾是禄劝一中的年级第四,能上一本。但因为没钱,他放弃入学,现在打工供她读书。这是她苦学的一大原因。

  今年夏天,有个云南男孩在工地上收到了北大录取通知,走红一时。我奔波了几千公里找他聊了聊,得知他父亲3年前得了肾结石,以为是绝症,打算见儿子最后一面就放弃治疗,却意外在如厕时忍着剧痛把结石排了出来。知道那件事后,他“有了学习的动力”。

  有人指责农村孩子没有志向,他们恐怕没见识过那种普遍的、近乎荒诞的闭塞。我曾遇到过农村女孩被大学录取,却不知道这所学校一年的学费要上万元——于是就失学了。

  还有一个理科生,农村孩子,为了成为所在高中的首个北大学生,被高中老师鼓励,稀里糊涂填报了一冷门小语种。他大学成绩很不理想,毕竟,“我之前都不知道地球上还有这个国家”。

  我把这些事分享给禄劝的学生,他们听后都很沉默。

  王红接希望学生们看到外面的世界,给他们目标,看到更多可能,更让他们焦虑,击碎他们的惰性。

  然后只需做一件事:重建。


  4

  王红接十几年间去过很多教育凋敝的小城。师生们总抱怨:努力,但出不了成绩。

  “其实效率很低。学生偷着玩,老师也不批改习题,不了解学生。”他发现,很多地方的教学是黑箱——都说要改进,但不知从何抓起。

  据他介绍,早在2002年,四川省就将远程教育作为促进公平的重要举措,成都市教育局和成都七中很下力气。

  直播带来压力,也是动力。七中考完试,老师们彻夜批改、分析上百份试卷,第二天就讲评。很多地方老师提出这要一周完成,简直不可思议,但现在必须跟上,整个学校紧凑了起来。

  崭新的教学方法冲击着这些老师。

  “学生们有对比了。”一位禄劝一中的老师说,“我们也得变,不然学生议论。”

  一些远端的老师声称,虽然不用 “亲自讲课”,但为保证跟上进度,1个直播班的工作量,约等于3个普通班。

  这些老师琢磨出一些方法,比如整理七中老师事前发送的课件,编制成学案,布置成头一晚作业让学生预习;课上盯着学生的表情,记录下疑惑的瞬间,琢磨着课后补足;屏幕那端偶有间隙,可以见缝插针给学生解释几句。

  为跟上进度,禄劝一中把部分周末和平日直到23点的自习安排了课程,帮学生查漏补缺。有老师连上20个晚自习。

  “每天凌晨1点到家,6点去学校,在家只能睡个觉。”另一位老师说,自己6岁的孩子,每周只有半天能见到爹。

  “真的累。觉得自己这么穷,每天忙啥呢?”有老师嘟囔着,下一秒话头一转,“唯独上课不觉累。看到学生,讲话声就大起来”。

  一位年轻的数学老师戏称,自己有好几个“人格”。为让学生没有违和感,当七中的直播老师严肃,他助教就严肃;下一届老师幽默,他就开朗些。

  还有一位班主任称,他为了帮学生减压,每周一、三、五的深夜会带学生去操场跑步,和不爱说话的学生一起站在讲台上大喊“我是最棒的”。

  直播课时,七中老师提问,他要求本班学生也站起来回答——开始没人愿意,他就找了个纸箱,塞上带编码的乒乓球,抽签。

  “再去其他班,也能教好。”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说,一大拨儿年轻老师被直播培养了出来。

  禄劝一位老师说,教出好学生,录取率高了,被人称为“名师”,“是一种教师特有的虚荣心。”

  “什么是幸福?就是得天下英才教育之。”一位谢顶、穿着旧衣裳的中年男教师,坐在小椅子上说这话,我却丝毫不觉得可笑。

  5

  禄劝一中主教学楼的大厅里有排玻璃橱窗,今年张贴的是:全县中考前257名学生报考昆明学校就读,生源严重流失情况下,我校1230名学生,二本上线634人,一本上线147人。

  他们甚至特意加粗了一行字,“低进高出,我们从不放弃。”

  这里面有暗自较劲——和昆明比,也在和成都比。

  网校会定期招募远端学生去七中借读一周。禄劝一中的几位学生去“留学”时,被同学们安排了任务——观察“天才”们的生活。

  此前他们听说,成都的孩子是“天才”,平时不熬夜,下课能逛街。

  两天后,小视频传回,是七中学生中午留在班里自习。回来后,禄劝一中的学生感慨:“天才”们不仅是天才,也很刻苦。他们有规划,会自己琢磨报哪些辅导班。

  如何追赶“天才”?只能比他们更刻苦了。

  在禄劝一中,直播班的大部分孩子会在3年里,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一位班主任站在“为理想和尊严而战”的鲜红标语下叹着气告诉我,他的一项工作是凌晨来教室,把那些还在学习的学生抓回寝室。

  不过回寝室也不意味着休息。王艺涵每天0点30分熄灯,但很难睡好,心很不安,因为其他舍友上了床,也全都开着小台灯,趴在折叠桌板上继续学。她总觉得被落下了。

  这所学校不乏苦学的故事:有年级第一得了阑尾炎,动完手术第三天就要来考试;还有同学为省时间,不吃饭,最后快得厌食症了。

  在四川甘孜州的直播班,老师批评学生晚睡,有学生回答,“我得守住阵地。爸爸因为你在家长会上表扬了我,病减轻了不少。我要让他彻底好起来。”

  你可以说这样苦读很不科学。但在这儿,一个穷地方,改变就这样发生。禄劝一中高三的前两名学生告诉我,只看卷面成绩,他们已和成都七中的“天才”们相差不大。

  3年的漫长竞赛,他们一步步追了上来:高一勉强及格,高二渐渐从100分,上升到110、120……直到现在,满分150分,能拿到140分。

  王红接观察了16年,最后得出结论:不要觉得偏远地区的孩子基础差,“他们潜力无限”。

  通常情况是,学生用一两个月适应成都七中的节奏,高二开始进步,高三复习时,把前两年学的知识巩固住,成绩会突飞猛进。

  这出乎我的意料。我曾经认为,9年义务教育外加环境的巨大差距,很难在3年内弥补。但禄劝的老师笃定地说,他们高一的单科平均分,和七中平行班差50分;到高三,最好时仅差6分了——可塑性和希望都存在。

  我能感受到的是习惯的改变。高三两位学生说,经过3年,他们早已知道预习复习。有时自己取舍作业,提高效率;也在课间有针对性地做偏科的习题。

  他们屏幕里的七中老师总说,“预习是掌握主动权,是为了和老师平等地交流。”

  成都37中的一位远端老师发觉,学生跟随七中上课后,愈发爱提问题,午饭时教师办公室总挤满了人。有的老师买了饭,却进不了教室,只能在走廊里站着吃。

  “高一还偷玩手机,翻墙逃课。到了高三,主动提问,自己找题做。”刘正德说,直播班的师生们在校园里忙碌,其他班也被影响。如今普通班也都静心学习。

  直播班真有那么大的作用?我把这个问题抛给禄劝县教育局局长。他想了想,觉得它激发了本有的潜能,“是催化剂”。

  6

  两边的孩子差距到底有多大,老师一开始也没底。

  禄劝的老师说,听直播课时,成都那边的老师有时会突然关掉麦克风,嘴里却飞快念叨。他开始以为是在藏掖知识点,后来才知道,那是在用四川话骂人,骂学生调皮、不扎实、不做作业。

  他一下释然了,“原来七中也骂人。”

  我和成都七中被直播班的几位学生聊了聊,发现他们不乏同龄学生的普遍烦恼。一位男生说,入学头一个月,答题时想到上万人在看直播,他紧张得手心冒汗。

  和大部分男生一样,他喜欢游戏,但上了高中再没痛快玩过。晚上9点半放学,回家做点扩展题,有时也要深夜1点睡下。他们周末要上各类补习班,最喜欢美术、体育这类“休息脑子”的课。

  有七中学生在班级交流区里写道,“我希望有三只手,一手抓高考,一手忙竞赛,一手握生活。”

  但远端学生对七中的“天才”们,更多还是遥远的崇拜感。七中学生经常会收到远端学生添加QQ好友的申请,微博上甚至有他们的“表白墙”。里面都是溢美之词,他们觉得自己并没那么优秀,因此颇为不安。

  在禄劝这边,几乎每位学生都能叫出几位“崇拜”的七中学生的名字。

  禄劝一位班主任好几次看到学生给七中的孩子写信,但从未阻止。他觉得自己的学生享受不到优渥的条件,但和他们接触,至少能多分动力。

  七中任课老师有时特意将远端优秀的作业拿到本班展示,直播给上万名学生看。一位老师记得,她曾在班上直播了云南山区一位女生的作业。后来听说,那个班所有学生当场激动到哭,接下来一个月全在拼命学。

  有七中老师感慨,“远端学生的质朴、感恩,是城市少有的。”有人回忆,他去远端学校做分享,学生们从校门口夹道欢迎,一个个含着泪,挤过来拥抱。

  七中老师间流传着几个故事:比如有人去九寨沟旅游,找了个兼职的年轻导游。对方见面一愣,高兴得满脸通红,惊呼“老师”,无论如何不肯收钱,合张影就行。后来问清了,这是每天看自己直播的学生。

  去成都交流后,禄劝几位“留学生”也感慨良多,回来后在班会上讲了4个多小时。

  最主要的内容是,七中的学生更有目的性,知道为何而学。人家早就有了感兴趣的专业,甚至对人生有了规划,“早就开始学托福,高考只是一步路。”

  一些禄劝的老师得到启发,高一就给学生发志愿填报手册,教他们向前看。

  我不确定这些东西会在3年里带来哪些改变。高一的王艺涵还很丧气,她觉得七中的学生太优秀了,自己永远看不到,“就算我变优秀,人家不知道跑哪边了。”

  但在高三的两位学生那里,我得到了不同的答案。其中一位坚定地说,要比七中的同学更强。

  另一位男生说,自己没想和成都的“天才”们比。自己明白和他们的差距,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他确实比以前更努力,也进步了。努力是为了活得开心。


  7

  曾经有北大的农村学生告诉我,她幼年时听朋友讨论麦当劳、肯德基,被人问牙不整齐,为什么不矫正,全都只能低头沉默;到了北大,同学们说自己在洛杉矶、旧金山,或者世界各地度假,她还是插不上话。

  禄劝今年考上清华的那位学生说,他要继续熬夜才能跟上进度。有大城市的同学告诉他,“考清华还蛮简单啊”。

  但我也看到了乐观的一面。有位考上西安交大的山区女生在回忆里写道:她在大学出演了话剧,是因为直播班组织过情景剧表演;在新学校成绩不错,也多亏在高中养成了预习的习惯。

  王红接声称,一些直播班学生,历经3年全英文教学,口语出众,在大学获益良多。

  我想,至少这群孩子经历了3年的心理建设,到大学会适应很多。

  更长远的影响可能还在山沟里。王开富和刘正德12年前合计着推行直播班,经费不够,硬着头皮上。彼时王开富有朋友把孩子送去昆明,因为缺乏父母关注,成了游荡的痞子。当爹的痛心疾首,和他说禄劝教育不行。

  他很生气,“搞一辈子教育,只求最后别被人骂。”

  12年后,这届高一,12名已经被昆明市区学校录取的学生,开学后主动申请转回禄劝。十几年来,小城第一次迎来生源回流。

  “如果凋敝的学校总没起色,学生一入学就能看到3年后的结局,那他和他的家庭,都会自暴自弃。”

  这是王红接的结论。几年前,四川一位贫困县的干部曾拜访他。那位身高超过1米8的壮汉几乎哭着说,县里教育改善后,生源回来了,跟着学生出去的家长也回来了,整个县城又有了人气,“房价都涨了。”

  王开富给我展示了一组世界银行的数据:高中毕业人群的贫困发生率只有2.5%。

  据他说,禄劝县的年财政收入为6.1亿元,但县里、市里都注资教育,使得全县教育支出反超财政总收入3.5亿元。用了多年时间,实现了高中阶段教育全部免费,毛入学率90%以上。

  “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县,投资教育,是防止贫困代际传递最好的办法。”

  所以,如何看待教育?它可能是先苦后甜,付出才有回报的等价交换。就像王开富给我讲起他自家的故事。那时他还年轻,兄妹五人是村里最穷苦的。直到他考出来,当了老师,又亲手教妹妹考学,找到工作。

  但我也相信,直播班故事的成立,还依仗于某些额外的善意。一如某位七中老师,结束分享,离开远端学校时,一转头,发现全校学生,乌压压一片,全站在各自教室的窗前,和他挥手告别。

  直播或录像,他们都听过他的课。

  他愣住了,然后开始哭。他从未想象过自己能有那么多学生,“好几百人,可能要上千……”

  负责网校的王红接和我说起这事儿。“你知道吗?这个学校,其实只交了一个开通直播班的钱。”他笑着说,他早就知道学校其他班都在“偷录”直播,各自播放。“但没关系。所有人都很开心。”

来源:冰点周刊
作者:程盟超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文章搜索:
程盟超 冰点周刊 教育 名师课程直播 

 淘宝广告_扬搜
广告
现价:324.00 优惠券:300.00
24.00券后价 月成交:2810
包邮 优惠比例:92.59%
查看产品>>> 领券购买>>>
期限:2019-05-23~2019-05-30
数量有限领完即止
 安士迪儿童电话手表 智能gps定位手机学生防水男孩多功能手环女孩 天猫 更多扬搜半价优惠券>>>


扬搜6天搜索词排行:

央视网 岱岱 顾子明 吃瓜群众岱岱plus 焦点访谈 格局 改革开放 新时代 焦点 星球商业评论 吃瓜群众岱岱 闲话九州 新闻联播 老和山下的小学僧  政事堂 王朴石 述职 唐如松 外交 政事堂Pro 任正非 统一 北京 



精选留言

萧萧卫鸣
我就是“远端”7.2万人之一!我没有放弃!

不会游泳需要上岸
看完很感动,有人在直播上挥金如土打赏那些卖弄风姿的网红;有人在直播上寻找改变命运的救命稻草。贫困与富有,底层与中产,如果在知识上能够做到无阶层流动,便是科技带来的最大的恩赐了。

大雄
为什么特别的想哭

汤汁圆儿
听过一种说法,最大的不平等其实是信息的不对称.直播教学最起码在这个方面做出了改变:落后地区的孩子们至少看到了可能性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他们开始为了这个可能性而努力,从而放大这种可能......看的既感动又心酸,希望在我们这代人的努力下教育公平可以早日实现吧!

赵志嵩
强烈建议改编成电影。片名我都想好了:《一网情深》

阿执
比起前两年那一波伪共享经济
这才是共享…
共享什么都不如知识共享…

今天又没睡醒
写的真好。记者居然才24岁吗,太厉害了!

枇杷
看得泪流满面。
我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

临凌
偏个题,在高中教育里,我希望家长和老师能告诉孩子真正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该怎么去适应,挑战。

cat 猫
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技术已经成熟,希望尽快在全国推广

墨懒
成都七中跟禄劝一中差距不是一点点大,不过庆幸的是在开展直播课后,包括他们在内很多直播课学生明白了差距到底有多大之后,哭过丧过却没有自暴自弃,师生都加倍努力去缩小差距。他们没有优渥的家庭条件和广阔的见识来考虑远大理想,他们只能刻苦学习再学习,通过高考考上好大学。这块屏幕给了他们很大的动力,为以后改变命运做了铺垫。

梦琦琦이몽기
共享什么都不如共享知识,有教无类,大德善哉

💤
从云南小县城走到北京念书……我看完真的哭了……。外部人无法想象的普遍的近乎荒诞的闭塞……清楚看见下层人、中层人、上层人的生活状态……教育是最关键最刺痛的一面……全是眼泪……。

梓曦。。
我们以前的学校也有成都七中的网课班,可惜我们班不是!但是坦诚地说,我们看了很多网课,其间我们看到了彼此之间的差距,让我们更加努力。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触良多,很能理解他们的感受!

名 字 长 . . . .
很多情况下升学率不高不是老师学生的问题,而是政策的差异

Pepe
高中的时候我曾把一些复习资料给了在其他学校上学的朋友,之后却立马感觉到自己“背叛”了高中老师。即使科技的力量为更多学生打开了这块屏幕,但在高考激烈的竞争面前,共享知识依然十分遥远。一所学校除非自身有着绝对的优势,比如成都七中的地利人和,否则只有搞寡头甚至垄断才能继续保持自己的位置……

杨璐
在县城初中和类似的超级中学都呆过,对就是这种类似的一本率可以接近90%超级中学,切身体会过差异。有些隔阂不是简单的搞定“教育公平”指标就能消弭的

匡宇
这似乎指向了互联网乌托邦承诺的局部实现:自由、公正和未来社会的平等。但要看到这一局部实现,依然受制于社会系统和功能化的结构。如果要说命运的改变,并非是有多少人受惠于该技术而考上某某名校,而是要追问:从此有多少少年看到了生命的可能性,多少少年的主体意识开始觉醒,多少少年开始去追求自由、平等与公正的未来……另外,对于七中而言,事情还需要反过来看的:网络教育这事儿是七中的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的量级跃迁;并且这事儿涉及的是现实性原则、责任伦理和技术的展开——现代社会的合理化进程及其潜力释放,与崇高无涉,与奉献无关。

Houyu。
“听直播课时,成都那边的老师有时会突然关掉麦克风,嘴里却飞快念叨。他开始以为是在藏掖知识点,后来才知道,那是在用四川话骂人,骂学生调皮、不扎实、不做作业。”老师太可爱了

铁匠
这是篇有温度的新闻。转起来,让更多人看到!
当然,换个标题可能阅读量更好,
比如有位转载的标题是“屏幕改变的命运:两百多所中学直播名校课程 88人考上清华北大”
作者
那是我们头条号的标题哈。

False=0
很感动,知识本来就应该和别人分享,而不是用来割韭菜。中国还是穷人多,希望这种手段能普及,把人口转化成人力资源。

寐虎
我以前在成都某私立中学读书的时候,也是非常高效而且残酷,每次年纪大考的卷子必须在三天内批改分析完毕,第四天开始全方位的讲评试卷,两天的讲评完毕以后。班主任会检查每个人的错题本,一个班30多个学生分给六个老师,每个老师要给自己负责的学生拿出具体分析和下一步学习规划……
当前教育的差距太大了

安宝222
看哭了!差距确实大,我是农村过来的,深有感受!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可以尝试推广。

老猫枕咸鱼
写毕业论文的时候,看过很多研究成都七中和禄劝一中直播课的论文,但不知道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真的感人

落雨
看到一群努力追赶的孩子,和一群利用技术补平教育资源差距的人,我看哭了

jufang
为成都七中和教育局开放的教育理念,为促进全社会教育公平,资源共享,给贫困地区的学生带来了希望的直播课打call!

XH
这就是教育的理想:有教无类!

dragon
我们县城的最好的高中打的是时间战,明牌,让你多复读一年,算两次上线率,优秀的老师全在复读班。高中时深深地无力感,难以自我消解的愤怒,在时间里慢慢流逝,优秀的师资可望不可即,明明白白自己在浪费时间,在一场注定失败的战斗中被杀掉,少年的无力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种绝望。愿赌服输,至少这块屏幕给了深井下面的人一个光口,可惜我当时没有。后来,我没有复读,直接读了大学,二本

tranglechou
感谢你们的记录。这个县的做法非常明智,所谓扶贫,应该将更多的资源用在保障教育公平这样的公共服务上,而公共服务的功能也应止步于保障公平的机会,而非越俎代庖式试图消除贫困;比起贫穷,没有出路的绝望更加可怕,希望这样的给人们带来希望的制度探索可以更大规模推广。

Hemerocallis.
看到这个评论「读书的时候,也是非常高效而且残酷,每次年纪大考的卷子必须在三天内批改分析完毕,第四天开始全方位的讲评试卷,两天的讲评完毕以后……」。作为边远省份的地区性超级中学的既得利益者,我们的老师开始全方位讲评是第二天。
这是我痛恨高考移民和他们的父母的缘由:在那个年龄和时间段,你可能除了拼命挤进去超级中学不能做别的积极的事情。但你利用这个鸿沟挤占掉的机会并不是我的:没有北大我可以考人大考复旦考南开,你挤占掉的是那些这辈子还有机会摆脱放羊的人的希望。大二的时候有一个女性命运征文,我直接写了一个因为高考移民+末位淘汰选择跳楼的姑娘的故事。
中国人民之所以那么拼不是为了钱,是因为还有一个「盼头」。有一天你把这个盼头关掉了,来自底层的愤怒像九年前一样反噬上街,死的是你,也是我。

土豆
在主流价值观跑偏,普世浮躁的大环境荡涤下,还能有这样坚持初心的媒体,真的很好。加油。

一哥蛋拉
投资教育,是防止贫困代际传递最好的办法

猫斯特罗夫斯基
我就是扶贫地区考到大城市的,看这个文章特别有感触,幸运的是我的孩子已经可以在一线城市接受教育了,然而我家的长辈依然不解,觉得回老家读书成本低为什么要执意留在大城市

莯梓
用克制的文字讲述在贫瘠的教育之地也可能开出鲜花的现实,有时候,就是那种突然看到了希望的感觉和不再是一眼就可望到尽头的可能性让人热泪盈眶。

言犹在耳
看到热泪盈眶。

羊迪
高中时不喜欢在班级午睡,最喜欢在图书馆看《中国青年报》,最爱的是冰点板块,因为格局与深度。多年后偶然看到这篇文章,水平还是那样的高,而且记者居然只有24岁。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罢季的风
不得不说,如今基层教育的薄弱令人难以想象。这所县中学一年能考一百多个一本还算是相当不错了。你见过一年一个一本都考不上,学生抽烟成风的情况吗?

MX林
十分“冰点”的一篇文章。
开篇看的很心酸,甚至对投屏直播教育抱有一丝顾忌与疑虑,但是看到后面却发现,这样的“痛”是可以带来温情与改变的。“有教无类”,“信息对称”,确实是教育资源极度不平衡的现状下,为了避免贫困代际相传,跳出贫困循环,而做出的积极尝试。
城乡二元化,二元的是资源的不均衡,但学生们求学与改变命运的心,是别无二致的。

费大胆
看到迎风流泪…原来大学的时候学习,不同阶层的孩子同看芝麻街,差距会更大。一种令人绝望的理论,现在看来总归是有点希望,虽然只是高考、分数,但也是个开始…

裸奔的石头
直播课睡了三年

Hhhwwww.
看完好想哭啊 想哭的原因是 教育水平的差距真实摆在眼前但却无法改变的那种无力感 和 科技发达足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这两种感觉交杂在一起 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地 自己的家庭环境 但是通过网络却可以看到外面更宽广的世界 想起来大一去甘肃支教 支教的过程虽然很短暂 结束之后想起来甚至怀疑是不是无用功 但我仍然记得那些学生听完我们的讲述之后更加迫切的想要上大学 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的那种喜悦 有的人可能一出生就在黑暗里 我们虽然暂时无法驱除黑暗 但我们至少能做到让他们看到光 看到光 就会有前行的动力

廖娌
泪目。有这样的记者、有这样的媒体、有这样的实践者,一切会好起来。

盛夏。
想起了高考结束后去某211大学参加自招,那是我第一次如此强烈地体会到从井底看天空的感觉——有向往,但那时更多的是落寞与无助(我至今仍不愿意用自卑这个词来形容)。

我不想表达悲伤,也不想传递失落,只是希望曾经或者仍然待在井底的「我们」去广阔的天空下看一看。也许外面的世界并不美好,但我们至少应该拥有眺望的权利。

Mr.Wildkid
我也是来自农村的学生,理解那种在迷雾中前行的痛苦。
看到这篇文章,实在忍不住赞叹:“功德无量!”

LEONARD
看到这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回想起十年前在老家北方的小县城租住屋求学的经历。依稀记得当时的租住屋在一栋楼的楼顶,里面只容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下雪整个世界都冷得瑟瑟发抖,当时还经常挑灯夜读到凌晨……感恩我的老师们,感谢你们,同时要珍惜今天的生活,继续努力、继续奋斗!加油!

艾克, 慕彤, 永辉, Ciel, TT, Yu₩
上层互助,底层互害,需求的阶梯被这些先驱铺好,先富带后富喊了几十年,有果儿了。

默读
我觉得挺好,教育就该是很有温度,很有力量的。

文文
不知道为什么 就流泪了

觅城
这是我国教育现状,一张屏幕,两个中国。从巨大落差的教育环境所导致的教育问题,因为贫穷,没有条件的努力都是无用功。即使我们贫困农村地区有极少数优秀的学生,能够取得很好的成绩改变命运,但是大多数的学生,由于缺乏有条件的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早早在初中就辍学,家长没有教育理念,孩子没有学习动力,都觉得读书不如去打工挣钱,归根到底,是经济导致。十余年的读书,十余年的教育投入,对于很多贫困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难以承受的费用。很多孩子,从小到大,直到十四五岁,没有出过县城、市辖范围一次,在他们的世界里,眼前只有无边无际好大阻塞的大山。

朝闻道-Bruce
谢谢这个平台机制,谢谢所有为这件事情努力的老师,也真的特别感谢那些在“井下”还努力往上爬的学生。想到小时候的自己,真的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幸运。所以我也会努力,这辈子一定要为社会做一些回馈,去帮助更多的人。

何小乌
在最后还是忍不住泪目,感谢这样的善意


想哭。
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可能性

刀娘
表白作者~ 虽然作为同行知道写作者也是用一种遥远但坚定的善意支撑自己写稿的 但还是为它们感动和高兴 谢谢你哟~ 可二次元可gangster的间歇性中二病患者

松枝
初三的时候,学校从市里五大名校买回来模拟卷子让我们刷。当时就觉得我们特别悲哀。小县城难道就出不了优秀的学生吗?
高中的时候,学校请以前某位五大名校的校长给我们讲座。整个言语间都在透漏着我们很差劲,比不上。
市区和郊区的差距甚至体验在,很多市区那边的人都在觉得我们是农村人,发展落后。小县城就只有1条街道,没啥值得去的。
说实在的,这种远程虽然好。但是学生的素质能力很难吃的消。我们高中也用过这个,后来学校就放弃了。跟不上,我们学的很累。而且我们也相信自己的老师也不差。他虽然不会给我们讲新闻热点,不会给我们看英文节目。但是,我们中的少数人也获得自己的成功。考上大学。
有人同学不愿意考大学,过早的用这种方法逼他是不是太过于狠心。

张枫雨
为成七点赞。同时,诸如学而思的双师模式等正在加速推动这样教育资源公平化的到来。

一小粒
果然又是这位小哥写的!!每次看他的文章就很舒服!!

Crane
教育公平,远程教育,在线教育喊了这么多年,听到的却是基层生源流失率越来越高的消息。看了这篇文章感慨很深,有时我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点用心和善意。

阿皮四
非常感动。这是一个极好的电影题材啊!

Anchor
想到了放牛班的春天

大别山的雪
我跟家长说,我们这一代是走出大山,来到城关,下一代是必须走出英山,不要让下下一代再远远落后在别人的后边,这就是我一个教师对农村教育的感慨。

段瑞明
教育为公以达天下为公。

爱睡觉的球童
看完心里很不是滋味~
为教育失衡的现状感到难过
为致力于教育均等化的工作者点赞

蓝丶小刀
偶然看到程盟超的文章 关注了冰点 喜欢这种风格 有温度

Su🍒
教育应该是平等的,但是也是不平等!这样的网课太让人感动了,谢谢七中那些老师,增加了工作量,但是给贫困山区的孩子点亮了学业的灯光!

程雪力
在这个娱乐时代还能看到这么棒的一篇文章,实属难得。冰点不愧是最值得尊敬的栏目之一。甚至可以把之一去掉。

璎珞
一年以来最鼓舞人心的报道。没有别的感觉,只想说教育能做的也许不是全部,但是是绝大部分。

diandian
哭了,感动。感动于这样新的教育方式的推行与实施,感动于这样优秀的成都七中,感动于这样努力去改变的山区学校。

SuperLee
看过一篇文章,作者认为是经济的发展才能促进教育水平的提升,现在看来两者好像更像鸡和蛋的关系,互相促进

灼光
我想起了我的高中,三楼跟五楼的差距比教学楼外面的松树还高……虽然很残酷,但是感受到来自更高水平同龄人的peer preasure,不只是看到光环还能还能知道人家具体是怎么做的,比只在泥地里保持不沉下去好太多了。

珂🎀🌴
感动,想哭。催化剂这个词儿用的特别好,网课竟然这么大作用,提升成绩之外,更重要的是给了希望。

Serena
看的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
孩子们因为生活经验的限制,无法让自己去接触更广阔的境界,
作为一个教育者,
更应该有这样宽广的眼界,
技术是实现的手段,
真心希望更多的地区有这样的机会。

追梦
愿华夏大地每一个被抛弃的教育贫困地区都有那样一块会发光的黑板,现在是高中,希望未来是初中,大学,其实大学这样也不错,视频教课,教师科研

may
看到热泪盈眶,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给人更多的可能性,也有更多的人为之努力

🍐
非常感恩有这样的可能性,让更多人有了相较之前的资源为自己的命运抗争,曾经在做教育的公益基金会做过志愿,同样的生活在一片蓝天,有的人的生活是波士顿哈佛,有的人是爬山上学放羊,生活很多时候剥夺了他们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可能性和未来的发展贡献给祖国的花朵。

马二爷。
至少,让贫困地区的学生看到希望,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愿他们今日流下的汗水与泪水,能够化作未来的笑容和甜蜜。加油!

Xiaoxiao
特别感动!!!

春风花雨
看哭了。为中国的教育点赞!为拼命努力的老师和学生点赞!这就是中国的希望!

白開水
本来觉得没有啥味儿的文章,读着读着有些感动了

熊木头
拉近教育资源的差距,这是有益的尝试,优质教育资源更加容易获得,相信每个学生都会有进步,会发现更美好的世界,加油。

病中吟
感动,能带来进步的科技才是好科技。

z.j
谢谢冰点的文章

金钟
关键在组织。以学生为本。不过独木桥。

涛涛不觉
很感对教育的重视和实际投入操作,都颇为不易,加油吧 学子们

关邑
作者很帅啊~并不指容貌。观点很犀利。作为一名教师,看着也很心痛

小超人
强忍着没哭出来

王木木
看完了,热泪盈眶又感到心酸

宇昕ceibs
看得我浑身热血沸腾。

橘枳
儿子是留守儿童,马上小学毕业,对儿子以后的上学之路充满担忧,但又无能为力。

枇杷
还可以关注一下与远程直播一母同胞的平板教学。

ฅ(´-ω-`)ฅ
看完已然泪目

徐巧稚
26岁的我自愧不如啊。

落雪无音
真的热泪盈眶

再顾倾人国
很接地气的报道!

除非
打破重建,不知道我的那所高中什么时候能够迎来这天

 淘宝广告_扬搜
广告
全棉时尚淘宝店


 阅读: 1263 6天: 9 今天: 2

扬搜 yangsou.com ©2008~2018

首页 财经 视频 图片 今日半价